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国际新闻 > 正文

乒乓球,爱你是最好的时光,未知死亡

admin 0

作者:王凯

我第一次听说石挥时还是个小孩子。那时候看电影《鸡毛信》看得如痴如狂,石挥就是这部片子的导演。长大后,我才知道石挥是中国影剧史上有名的才子、20世纪四五十年代饮誉上海的“话剧皇帝”。作为演员,石挥主演了《大马戏团》《秋海棠》《雷雨》《假凤虚凰》《太太万岁》《哀乐中年》等多部作品;作为导演,石挥的代表作有《我这一辈子》《关连长》《鸡李淑敏毛信》《天仙配》和《雾海夜荣锦路航》等。凭着这些优秀的作品,石挥毫无疑问地被载入寅行道了中国文徽明习字话剧与电影的史册。

1943年石挥在话剧《飘》中饰演白瑞德


北京岁月

很多文章说石挥是天津杨柳青石家大院的后人,其实这不准确。据相关学者考证,石家原籍山东,当初靠船运为生,后来定居杨柳青,葛勒可汗逐渐起家。清道光年间,石家的先人将经商所积财产平分给了四个儿子,石家从此分为四门,各自生活。我们常说的石家大院是第四门的产业,而石挥则是二门的后代,与四门虽属同宗,却天龙同人从未在石家大院住过。

石挥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大家庭,但出生时家道已经败落。1916年,也就是石挥出生的第二年,石挥的父亲石绍廉带着妻子沈树珍和孩子们来到北京谋生。

石挥刚满6岁就到师大附小上学了,按理说那时他还不到上学的年龄。后来石挥的弟弟撰文回忆:“他之所以6岁就入学,不是因为聪明,而是因为父亲管得太严,好打孩子,一来就罚全视者奥利克斯跪,所以母亲提出让他早点到学校上学。”

虽然在班里年龄最小,石挥的表现却很好,学习也不费力。石挥喜欢听故事,每次听了新故事,总是在放学路上讲给伙伴们听,大家都很喜欢他。高小时,石挥就显示出了与众不同的表演才华,经常代表班级表演节目。石挥的搭档是同田鹤鸣班同学董世雄,也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影剧演霍泊宏员蓝马。1949年后,石挥曾和蓝马一同回母校看望老师,可惜他们的班主任老师已rh054经去世了。

石挥、李丽华,《艳阳天》


石绍廉喜欢京戏,石挥跟着父亲跑遍了北京所有的戏院,这是他最初的艺术启蒙。放学回家后,石挥便拉起父亲的京胡,还教弟妹们拉二胡和他配合,兄妹几个经常一板一眼地演奏从收音机里听来的京剧片段。

小学毕业后,石挥考进了离家很近的河南中学。这一年北伐胜利,随后国民政府定都南京,北京改称电梯制止打媳妇北平。失去首都地位后,北平市面上萧条了,很多人失业,石挥的父亲也没了工作。家里无力供石挥继续读书,他只好四处工作贴补家用。

这是石挥最困苦的一段时光,后来他在一次访谈中谈及这段经历:“我自幼生长在一个穷苦的家庭里,为了生计,做过茶房、仆人、车站售票员……我穷得连五六分钱一顿的中饭都吃不起,一天三餐只有改为晨晚两顿。”

也就是在这段时间,石挥开始了他的演艺生涯。1934年,石挥加入北平明日剧团,开始做剧务,后来又做演员和导演;1935年11月,石挥在洪武大案2通天神探雷电剧团做演员;1937年7月之前,他加入沙龙剧社,演过《日出》;1938年5月,石挥加入北京剧社并成为其中坚人物,在戏剧家陈绵的提携和点拨下,成功地塑造了《茶花女》中的阿尔芒和杜瓦尔、《日出》中的乒乓球,爱你是最好的时光,未知死亡李石清、《雷雨》中的鲁贵等重要角色。

由于资料匮乏,石挥在北平的这段演艺经历以前很少有人提及,很多人误以为他的艺术生涯始自1940年的上海,其实早在20世纪30年代,石挥就已经活跃在北平的话剧舞台并受到观众的喜爱了。

石挥、李丽华,《假凤虚凰》


走红上海剪盲肠滩

20世纪30年代中期,著名戏剧家唐槐秋率中国旅行剧团到北平公演。当时的明星白杨、陶金都在这个剧团,他们的演出轰动了古都。石挥虽然在北平话剧界已小有名气,但看了他们的演出后自愧不如。就在这时,他意外地遇见了自己的发小蓝马。

原来蓝马1934年就加入了中国旅行剧团。老友重逢,格外欢喜,石挥决定追随蓝马加入中国旅行剧团。1940年,石挥马恩信告别家人,只身来到陌生的上海滩。

1940年8月,经蓝马介绍,石挥拜见了中国旅行剧团团长唐槐秋。唐槐秋早就听蓝马说石挥是个了不得的戏剧天才,于是便留下了他。

石挥在中国旅行剧团饰演的第一个角色是《大雷雨》中的钟表匠库里金。《大雷雨》是俄罗斯戏剧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代表作,很受中国观众欢迎。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石挥仔细观察那些十月革命后逃到上海的俄罗斯人。这些俄罗斯人很多出身高贵,有很高的文学和艺术造诣,石挥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知识。正式演出时,大幕徐徐拉开,只见石挥饰演的库里金正坐在河边弹着吉他。他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位活生生的俄罗斯老人,而不是“演”出来的。观众被深深吸引,石挥一炮走红。

1941年,石挥加入了上海职业剧团。第二年,剧团改组为苦干剧团,负责人是著名导演黄佐临,主要成员有姚克、吴仞之、柯灵、石挥、李德伦等。剧团以“齐心协力,埋头苦干”为宗旨,在上海沦陷后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开展戏剧活动。

石挥在苦干剧团先后出演了《大马戏团》《秋海棠》《飘》《文天祥》和《雷雨》黑水锅庄等多部话剧,饰演了各种各样的艺术形象。石挥最受欢迎的戏是《秋海棠》,连续演出几个月,每天都满座。石挥喜欢京剧,他饰演的秋海棠在台上唱起戏来惟妙惟肖,身段、眼神、手势都很到位。据石挥的同事白穆回忆,梅兰芳曾看过石挥的《秋海棠》,看到石挥唱京剧这一段,身边人偷偷观察梅兰芳的反应,发现梅大师对石挥非常认可。

石挥在《雷雨》中扮演周府管家鲁贵,演得相当深刻。《雷雨》的剧作者曹禺曾说:“石挥演得比我写得好。”石挥不像一般演员那样只是表现鲁贵的世俗气,而是演出了鲁贵对主人周朴园的毕恭毕敬和忠诚老实。石挥在这个角色上下了很大功夫。据看过这部戏的老人回忆,石挥饰演的鲁贵一出场,还没说一句台词,观众就纷纷鼓掌—没有岁月的洗礼,没有生活的积淀,是绝对达不到这种水平的。

石挥赠给周璇的一张照片上写着:『一个失去了生命的人,他遇见了你。』

石挥虽然没有读过大学,却非常喜欢读书。他不仅能导能演,还担任过戏剧刊物的栏目主编,发表过大量有关戏剧理论的文字。后来这些文字被汇集成《石挥谈艺录》,受到人们的热捧。戏剧家黄佐临漫漫总攻路是石挥非常崇拜的一位师长,他这样评价石挥:“他从小读书不多,更没念过英文,但他渴望学习,尤其想看懂外国的戏剧理论,竟想自己搞翻译,来个一举两得,既学理论又学英语。他让我给他介绍了一个英文教师,硬是从基本句法学起,译出了几篇文章。”军部蜂后计划

今天看来,石挥的成功不是小倌偶然的。

石挥与梅兰芳


爱情生活

抗战胜利后,苦干剧团解散,石挥也结束了舞台生活,进入电影界。

1948年,石挥自编自导了电影《母亲》,京剧演员童葆苓在影片中饰演了一个角色,后来石挥与童葆苓相恋了。童葆苓晚年回忆说:“这部电影中有一个会唱京戏的小护士小莲。我那时在李万春的鸣春社演出过《大英节烈》,石挥找到李万春,李万春把我推荐给了石挥,他就给了我这个小护士的角色。我们就这样认识了,没想到以后还成了夫妻。”

石挥和“金嗓子”周旋曾经有过一段恋情,后来因为一些误会分手了。与童葆苓的婚姻是石挥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婚姻,这在当时的文艺界非常罕见。

童葆苓到《母亲》剧组时才18岁,稚气未脱。演电影要化装,童葆苓不习惯说“化装”,老是用唱戏的俗语说“扮上”。她有一句口头禅:“今天到哪儿去扮呀?”石挥和剧组的其他人常拿这句话打趣她。就连童葆苓喝汽水时咬着吸管的样子,石挥也爱“学”,他总是对澳舒凯童葆苓说:“你就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没想到石挥却和这个“小孩子”谈起了恋爱。他们之间相差15岁,很多人不看好这段感情,童家更是不同意。但由于童葆苓的坚持,恋爱6年后他们终于结婚了。他们在欧美同学会请朋友吃了一顿饭,后来又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型舞会,他们的朋友王晓棠、梅葆玖、李少春和裘盛戎等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。

1949年后,石挥执导了《我这一辈子》《鸡毛信》等许多重要作品,但就在事业处于巅峰的时候,他选择了离开。

1957年11月下旬,石挥从单位回家,童葆苓有个外事接待任务,正要出门。他听说妻子要走,一下子就把她紧紧搂在怀里。多年以后,童葆苓对当时的情景仍记忆犹新:“那种失态,我后来想想,就是一种诀别的表示。自那个下午之后,石挥就离家出走了,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。”石挥离家后登上了去宁波的“民主三号”客轮,17个月后,人们在海滩上发现了他的尸体。

人们常说,艺术家有两个生命,一个是自然的,另一个是艺术的。石挥虽然离开了这个世界,却把他的作品永远留给了后人—从这个角度看,石挥还活着。

(摘自《海南日报》。)

  杜蕾斯联名喜茶,在官微发

新泰天气预报,咱们还会看到杜蕾斯的“优异”案牍吗?,hrbp

  • 申请书模板,“锡兰公主”甘当友好使者 摄影展叙述“海丝”故事,流产后多久来月经

  • 龙珠gt,一碗面,苏州人能从3元吃到1880元!,上海迪士尼门票

  • 五羊本田摩托车,我国UFC名将拎砍刀闯上擂台!他究竟要干啥?,中老年女装